今天是2022年8月20日 星期六,欢迎光临本站 

行业资讯

秦安:胡开文 徽墨流芳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/6/15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徽墨,即徽州墨,是我国制墨技艺中的一朵奇葩,因产于古徽州府而得名。它是书画家至爱至赖之物。古人曾云:“有佳墨者,犹如名将之有良马也。”

  宋代统治者重视文治,全国各地书院林立,印刷术突飞猛进,出现了一个文化高潮。尤其是宋室南渡后,徽州的制墨业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:达官显贵、名门旺族聚集江南,首先推动了经济的发展;文人墨客的南下,又促成了文化教育的发展;每年临安的科举考试更直接拓展了徽墨的市场。这时的徽州地区,制墨业已步入“家传户习”的繁荣阶段,仅官府每年就要向朝廷进贡“大龙凤墨千斤”,而要满足文人墨客、莘莘学子的用墨则要逾万。到了宣和三年(公元1121)改歙州为徽州时,“徽墨”之名便正式诞生并迅速风靡南宋都城临安,“徽墨”遂成了墨的代名词,代代相传,延续至今。


  “天下墨业在绩溪。”至清代,徽墨四大家绩溪有其二——绩溪人汪近圣、胡开文,尤以胡开文名冠海内外,久传不衰。

  “胡开文”自清代乾隆四十七年(公元1782年)由绩溪人胡天柱创始以来,已有200多年的历史。胡开文子孙众多,皆分布于大江南北,他们丰富和发展了前人的制墨工艺,独占一时之秀。

 

01祖宗成法

 

  其实,曾经蜚声中外的休城胡开文墨店,看起来一点也不显眼,甚至可以说是太寒伧了,她就藏在休宁齐宁街(俗称西街)深处。可正是这间毫不起眼的店铺,在清中期直至解放初期,却生产出了徽墨史上令人称道的墨品,创造出了中国工艺史上的奇迹!

  自宋以来,尤其是明中期以后,徽州可说是中国墨的民间唯一产地。1782年,安徽休宁城已出现了胡开文墨店,乾隆二十年(公元1755年),其创始人安徽绩溪胡天柱从家乡来到休宁县城汪启茂墨店当学徒,由于吃苦耐劳,为人诚实,善于经营,16岁时被汪启茂招为上门女婿。乾隆三十年(公元1765年)胡天柱承租了屯溪汪采章墨店,这标志着胡氏墨业的肇始。后来,汪启茂墨店濒临破产,难以为继,只好顶给姓叶的人家。乾隆四十七年(公元1782年),由胡天柱购回,并取徽州府孔庙的“天开文苑”金匾中间两字,冠以姓氏,打出“胡开文墨庄”店号,在墨家如林的竞争中,独占鳌头,获得厚利。后来又在屯溪设立销售分店,继而开设茶号、枣庄,置田产,成为乡里巨富。天柱贾而好儒,致富后,捐资得从九品,赐封“奉直大夫”。生8子,长子幼殇,三、六、七子为国学生。在乡里多行善事,独资修建上庄村观澜阁至杨林桥石板大路和竦岭半岭亭。

  为创出高质量产品,胡天柱父子挑选旧墨模中之精品,不惜巨资购买上等原料,聘良工刻模制墨。胡开文墨店之所以卓立于世源于其一流的质量,而产品的质量往往取决于原材料的质量。胡天柱令其子在黟县渔亭办了一爿正太烟房,利用渔亭一带丰富的优质松木,精炼松烟,这就为优质产品提供了重要的原料保证。此外,他改革配方,不断提高生产工艺标准,终于生产出一批墨质极佳的著名珍品,如“苍佩室墨”、“千秋光”、“乌金”等。他所制作的“集锦墨”则长期当作贡品送入宫廷。然而,真正让他成为一代药墨宗师的是他创制的“八宝五胆药墨”,他以熊胆、蛇胆、青鱼胆、牛胆、猪胆等,和入水牛角、羚羊角、蟾酥、珍珠、牛黄、麝香、朱砂等8种珍贵药材入墨,加入木材,制成了凉血止血的八宝五胆药墨,治疗阳症有奇效,尤其对皮肤病、咽喉疾病、口腔疾病、痈疽疮疡、无名肿毒、症瘕积聚、关节疼痛、血症等疗效明显。


 

  经过数十年的悉心经营,胡天柱父子深深认识到,自己的家族是与墨业生息与共的,因此,为了避免胡氏墨业资本基于分家而出现的分散瓦解,必须采取妥善的办法,进行财产分配,以保证有足够的资金和有序的传承,来维持乃至推进胡开文墨业的可持续发展。正是胡氏父子此时的超人智慧及良苦用心,造就了胡开文墨业100多年的辉煌!

  胡氏父子为了保证家族各房的切身利益,决定将现有产业,按行业的不同,采取独立经营与合伙经营并举的方式予以处理。同时,明确规定了墨业经营原则:分家不分店,分店不起桌,起桌要更名。也就是说,如果要起桌自己生产,那就得换个招牌。这样一来,经营的风险就增大了,屯店自然不会轻易而为之。

  看似简单的规定,却为胡开文墨业的有序传承开了先例。这一“祖宗成法”,胡家子孙一直恪守不渝。如休城胡开文老店,从乾隆年间创设到1950年代歇业共经历了170余年和6代传人,都是“单传”执业;再如屯溪墨店,道光十四年分家后,经过几代后才出现几个亲兄弟和堂兄弟合股经营。

  但胡氏家族子孙众多,在其后墨业传承过程中,兄弟子侄以及妯娌之间为各自的利益,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矛盾与纠纷。据有关材料记载,在胡天柱次子余德的长孙胡贞观主持休城老店时,家族中曾为此出现纷争,贞观便在不违背“祖宗成法”的原则上做了变通处理,规定其他各房起桌制墨,如坚持要用胡开文招牌,必须加上“某记”以示区别,而休城老店所用“苍室”标记,则绝对不准使用。

  以后,便出现了不少非休城老店直辖的胡开文墨店,均一律加署“某记”二字。亦有加署“某某氏”款者。在胡天柱的子孙中,可考的未用祖宗老字号开店起桌者,惟有胡贞权一人,他自创招牌作“胡子卿”,其店铺也设在休宁,光绪年间曾名噪一时。

 

02一枝独秀

 

  嘉庆至道光初期是胡开文墨业第一轮大发展时期,墨店由胡天柱次子余德主持。墨店资金渐趋雄厚,推出了一批过得硬的产品,开文制品中最为人称道的“御园图”集锦墨便是在嘉庆元年开始生产的。尽管同类产品别家也有,如汪节庵即在嘉庆年间为阮元制过“铭园图”贡墨,但胡氏制品规模宏大,数量达64锭,洋洋大观,显示了胡开文墨业后来居上的态势。贞观执掌墨店阶段是胡开文墨业第二轮大发展时期。徽州经过咸丰兵燹,本地经济遭受重挫,徽州墨业也未能幸免,自然是千疮百孔。战后百废待兴,贞观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,将胡氏墨业推向了历史高峰。据说休宁老店在咸、同兵乱之后,即挂起了由曾国藩手书的匾额。另据有关资料记载,在贞观掌持墨店时,竟有资本20万元(银元)、100余工匠,年产高级墨300担。这时的胡开文墨店已无可争议地夺取了徽州墨业的“霸主”地位。

 

  休城老店制有相当数量的集锦套墨,除“御园图”外,尚有“御制四库藏书阁诗”、“民生在勤耕织图”、“棉花图”、“黄山图”、“西湖十景”、“新安大好山水”、“十二生肖”、“睢阳五老”等。清末,老店所制“民生在勤耕织图”、“棉花图”、“黄山图”套墨及“万年红” 墨,曾被选作贡品进贡朝廷。

  道光以后,老店名声大振,许多文人墨客、达官显贵皆在该店制作自用墨,如:清道光二十七年(公元1847)为童濂制“瓶花书屋藏墨”;咸丰二年(公元1852)为杜堮制“玉屑珠英”墨;同治六年(公元1867)为曾国藩制“求阙斋”硃墨;同治己巳八年(公元1869)为李鸿章制“封爵铭”墨;光绪九年(公元1883)为张謇制“季直之墨”;光绪丙申年(公元1896)为梁启超制“任公临池墨”;光绪癸卯(公元1903)为端方制“秦权形墨”等。民国以后,为安徽省督军通威将军倪嗣冲制“百寿”墨;民国二十年(公元1931)为胡拜石、陈一帆制敬献给杜月笙的“风高孟尝”墨等。至清末,休城胡开文墨店的分店几乎遍及全国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休宁老店所制纯油烟高级书画墨“胡开文徽墨”曾于1910年在南京召开的“南洋劝业会”上获优质奖,而所制“地球墨”于191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“太平洋万国巴拿马博览会”上获金质奖章。时值民国时期,由于墨汁、墨水的盛行,徽墨大有被全盘取代的危险。但此时的休城胡开文,仍延续着前代的辉煌,及时把握住时代的脉搏,与时俱进地推出了顺应时代潮流的作品,其代表作品为中华民国开国“纪念墨”和“地球墨”,使这一历经百余年的老店一时间焕发了青春,赢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。无奈好景不长,毕竟大势所趋,整个徽墨业都处于萎缩状态,随着1938年胡子卿“奎照斋”墨肆的歇业,休城最后仅剩下胡开文老店一家,而她也逐步陷入风雨飘摇之中。

 

03风雨飘摇

 

  建国后,休宁县西门的老店,采用加工定货方式维持生存,后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帮助下,又增设了文具、百货代销业务。为了提高制墨手工业劳动者的政治地位,由县政府提名,“休城胡开文墨店”业主胡智甫出任县政协代表。在生活上,政府还按月发给胡智甫等一批老墨工每人20元生活补贴,直到他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相继去世。 

  到1956年,因休宁制墨行业只有胡开文墨店一家,当时除有近2000副墨模、陈墨和部分原料外,流动资金甚少,无法对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。1959年5月,休宁、屯溪合并后,根据屯溪“国营徽州墨厂”(今徽州胡开文墨厂)恢复和发展胡开文传统名牌产品的需要,由县统战部会同县轻工业局着手筹办“休城胡开文墨店”与屯溪“国营徽州墨厂”合并事宜。此时“休城胡开文墨店”正式撤销。1961年8月,当资产清点登记、上报审批尚未结束,即遇到休屯再次分辖,导致合并工作半途而废。之后,有关部门将“休城胡开文墨店”固有财产、工场、店屋交付胡智甫儿子代为保管。 

 

 

  文革中,店内遗存的最后一点珍贵的遗产,包括老店招牌,匾额(曾国藩手书)、陈墨、部分原材料及1900多副墨模,尽数被抄并被毁于一炬,至此,曾轰轰烈烈近两个世纪、名震中外的胡开文发迹地——休城胡开文从此绝迹。

  随着时光的推移,老店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衍变为一处被人遗忘的角落,有关它的故事也被紧锁在文化人遥远的记忆深处,这家曾经赢得世界盛誉的老店,就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妇,洗尽了昨日的铅华,饱尝了世人的冷眼,在落寞中若隐若现。

  光阴荏苒,转眼到了2005年,休宁县拯救海阳“三古”行动大张旗鼓地展开,陈年老店如同拨开乌云见天日,以令人震惊的姿态浮出水面。有媒体报道:老店“如今已被转让给一家豆腐店,在烟熏火燎中逐渐失去了当年的骄傲与辉煌‘风姿’”。这篇石破天惊的报道,当即被新华社转发,胡开文墨店的保护现状一时间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于是,优秀的传统文化得到了应有的重视,破败的胡开文墨店终于迎来了她的“第二春”。很快,依原貌修复的胡开文老店以崭新的容颜重现江湖。

 

04墨香传承

 

  其实早在民国9年(1920年),安徽桐城商人李润伯就贩运安徽笔墨来到了成都,1924年,李润伯在青石桥开店,成为成都第一家文化用品专业商店——初名“徽州胡开文笔墨庄”,专营“文房四宝”,并与安徽胡开文老店立约,专销所产徽墨,并沿用徽州胡开文笔墨庄的招牌,当时该店经营全国有名的湖笺、徽墨、歙砚、宣纸、画料等,1926年迁至繁华商业区春熙路北段口。1932年,著名画坛老前辈齐白石曾亲临这家店,并挥毫作画,一时间求墨宝者络绎不绝,境况确有“洛阳纸贵”之感。

  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,成都胡开文店更名为“文化用品商店”,有职工37人,1962年恢复“胡开文”牌号,将文房四宝与其他文具用品设柜,进一步体现胡开文经营特色,在花色品种上既保持北京、上海、江浙等地名优文具不断档脱销,常销常新,又积极组织全国各地的新型笔类,工艺精制的盒装文具及大众化的纸品、办公用品等。所售商品因物美价廉深受各阶层,特别是学生们的喜爱。在开发地方产品上,胡开文竭尽所能率先把当地的石砚、宣纸、成都“刘三友堂”书画名笔引进商店,推向市场。独具的特色,良好的服务赢得了广大顾客的赞赏,大大提高了胡开文的知名度。1962年,中央领导朱德、董必武曾亲临胡开文选购笔墨。 

  1982年“胡开文”店得以再现,除仍保持传统经营特色外,还积极经营集收藏、实用合二为一的文房四宝。为适应不同消费层次和不断变化的经济形势,胡开文注意不断开发文具新品,大量现代办公用品进入胡开文。 

  1996年,胡开文文具店被商业部正式授予“中华老字号”称号。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和市场竞争的加剧,胡开文不断进行调整和创新,制定了职工奖罚制度、经理承包责任制等相应制度,先后与100多个商家建立了横向联系,引厂进店30多家,开展了一系列联销、特约销售、代销等形式多样的销售活动,销售量和利润年年递增。

  2005年底,胡开文进入成都81年后,与春熙路南段的文化用品大楼成功地实现行业合作,胡开文的“经营革命”正式启动——胡开文总店进驻文化用品大楼三楼。为方便消费者就近购物,胡开文还在建设路开设了分店。

  2008年9月,胡开文上演了老字号突围的“华丽转身”——斥巨资进行全面形象设计和整体装修,经营面积超过3500平方米,经营品种上万种,成为春熙路最大的文化、体育、音乐用品专业卖场。

  自重新面世以来,胡开文在经营服务上,既保持传统特色,又注意不断创新,为适应广大顾客需要,不断增添墨品,既有精装、套装墨,也有简装墨、单支中低档墨出售,同时在品种造型、图案上年年翻新。除自制的各种档次松烟、顶烟、油烟外,还有百年以上的老墨。其产品不仅被书画界人士视为珍品,还是不可多得的特效药,许多制作精美的徽墨,集工艺与实用一体,令一些收墨家视为珍宝。 

  打开胡开文的历史就如同打开一部徽墨文化的编年史,这些斑驳的历史碎片或许能为你串起墨店那逝去的如歌岁月。如今,胡开文墨店不光记载着中国传统墨业的辉煌背影,更以其独特的姿态传承着那些不曾消失的血脉......

 

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0563-8021111
浏览手机站